张奔斗:为何蒂姆总打不过德约 只有求变才有胜机

  蒂姆打赢过费德勒,而且还包括在费德勒最擅长的草地,去年的斯图加特。半决赛先失一盘的情况下逆转,赛后被蒂姆称为“职业生涯最快乐的时刻”——尽管,就在那几周之前,他刚刚在罗兰·加洛斯拿到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大满贯四强席位。

  多米尼克•蒂姆长着一张那种长辈和老师都会非常喜欢的乖乖仔面孔,他也的确是一位领悟力极强的好学生。这个红土赛季他与纳达尔迄今的三次交手,从惨败到场面接近的失利再到罗马站终获一胜,三场比赛的发挥曲线一路上扬。周三晚的法网男单1/4决赛,他显然从之前与德约五场交手中仅得一盘的尴尬过往中受益良多,连下三盘强悍取胜。

  决胜盘,4比5落后。在起身应对伊斯托明的发球胜赛局之前,坐在场边椅座上的德约科维奇,为拯救自己澳网第七冠的命运做出了最后一次努力——闭上眼,冥想……

  当首轮免赛的赛会二号种子德约科维奇踏上马德里大师赛的第二轮赛场,面对罗布雷多或阿尔玛格罗,当他看向自己的球员包厢,他不会再看到那几张熟悉的面孔。

体坛+记者张奔斗报道

  蒂姆也打败过纳达尔,还是在纳达尔最具统治力的红土场,去年南美泥地赛季的布宜诺斯艾利斯,今年的罗马大师赛,两回,后者还是终结了纳达尔的红土17场连胜。

  图片 1

  然而冥想并没有用。6比7、7比5、6比2、6比7和4比6,六届澳网男单冠军,输给了世界排名比他低115位的亚太区外卡赛冠军,一个之前他曾五次面对总共也只丢了一盘的对手。这是德约九年来在大满贯赛事中的最早出局,去年在罗兰·加洛斯一度坐拥全部四大满贯冠军奖杯的他,竟已连续三个大满贯颗粒无收,并且将在四个月后的法网赛上面对四大皆空的重压与危难。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德约上周五宣布结束与整个教练团队的合作,包括2006年便开始携手的瓦伊达,以及合作也有八年之久的体能师与理疗师。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一份措辞严谨的声明中,德约表示,这是他和教练团队共同做出的决定,大家仍将是亲如家人的密友;他寄望能在赛场重新找回赢球的火花,对于全新的篇章和挑战充满期待。

德约曾明确表示,他未来并无意竞选塞尔维亚总统;不过,他再一次展示了他强悍的政治手腕。

  蒂姆还打败过穆雷,就在今年红土赛季的巴塞罗那站,半决赛三盘取胜,令临时申领外卡以求更充分热身的穆雷,未能再得到更多的比赛机会。

  而且,竟然还是7比6、6比3和6比0这样的比分。德约上一次在大满贯赛事中被送蛋,已是2005年的旧事;德约上一次跌出世界前两位,也已是2011年的旧事。

  图片 2

  意不意外?惊不惊吓?ATP1000马德里大师赛周日召开的赛前发布会,德约首个出场。对于冥想大师佩佩·伊马兹是否仍在团队中的敏感话题,德约言简意赅亲口承认:“他就在这儿。我们已合作四五年了,他仍是团队的一部分。”

是啊,各行各业,无论前台上演着怎样的大戏,后台总脱离不了政治与经济这两大主题。正如职业网球,本质其实也是一门生意,当然还有看不见硝烟的政治舞台。

  是的,多米尼克·蒂姆几乎打败过所有巨头球星,但只有一个例外。他已曾五次面对德约科维奇,但五战皆败。

  很难相信,这就是那个罗马大师赛半决赛两盘仅从德约手中拿到一局的那个蒂姆;这两周之间,发生了什么?同样很难相信,这就是那个去年同样是法网半决赛三盘仅从德约手中拿到七局的那个蒂姆;这一年之间,又发生了什么?这位好学生,进步真就如此神速?

  然而,你不得不承认,去年温网第三轮负于奎里,毕竟处于刚刚成就全满贯的兴奋沉淀期,发挥不稳当然可以理解;去年美网被瓦林卡夺冠虽然有些出人意料,但德约好歹也是打入了决赛。这一次澳网落败,冷门级别显然更大——不仅在于德约六届赛会冠军的尊贵身份、对手百位之外的排名、第二轮如此之早的轮次以及五盘落败等等因素,同样是因为,2017赛季,人们原本期望德约能够重新出发。

  去年底和辅佐他赢得六个大满贯冠军的贝克尔分手,此次又挥别已合作约十年的整个教练团队,想想德约在罗兰·加洛斯成就全满贯,仅仅是11个月前的事;一年不到之后,无论他现时的状态、身边的教练团队以及冲击成为史上最伟大球员的前景,都已天差地别。

图片 3

  图片 4

  罗马大师赛上被德约羞辱之后,蒂姆曾自我分析,德约的打法就是非常克制他的类型,他的胜机只可能来自于主动求变。这场比赛中体现得非常明显的是,通常在红土比赛中站位极为靠后而靠着一身神力硬冲的蒂姆,站位明显提前,挤压德约的跑动与挥拍时间。这在当天强风的比赛环境下,这种战术选择不得不说较为冒险,但也许正是蒂姆取胜的唯一之选。与此同时,蒂姆多次用深深的底线中路球控制德约回球的角度;而一旦获得机会,再以大角度攻击打得德约屡屡扑球不及——是的,他不再是那个板板发力的愣头青了,他对于速度和旋转的安全把控,他对于强攻的时机选择,都让我们看到了他的成熟。

  然而,他并没能为自己赢得焕然一新的赛季开局,本届澳网反倒更像是始自去年下半年颓势的延续,甚至越陷越深。上赛季末刚刚和德约解除师徒合作关系的贝克尔迫不及待地发声:“我和纳达尔的叔叔一起看了这场比赛,我们都惊讶于德约的状态怎么差成了这样。”

  与整个功勋教练团队分手,只留下伊马兹一人,难免不由得令人想——不该走的人,都走了;最该走的人,却偏偏被留下。不过,如果按照德约有关两人已合作四五年的说法,那么,德约的职业黄金期,伊马兹同样也应陪伴再侧,他并不该成为德约表现明显走低的替罪羊。只不过,伊马兹走上前台恰与德约自去年温网开始的颓势从时间上基本重合,所以很容易被千夫所指。甚至有中国球迷将伊马兹称为“神棍”,感叹德约在“邪教”的巨大影响下已被远远地带偏。

ATP执行主席与总裁克里斯·科莫德寻求连任的努力正式宣告失败,由于未能在ATP球员工会的投票中获得足够票数,他将在本赛季结束后结束六年的任期。新的接替人选众说纷纭,尚未确定。

  不仅五战皆败,而且败得几乎没什么胜机。蒂姆拿到的唯一一盘,是在去年ATP伦敦总决赛的小组赛,但在他抢七奋力赢得首盘后,转而又被德约6比0和6比2血洗。另外四场对阵,从2014年上海和2016年迈阿密的两次硬地对战,到去年法网半决赛和今年罗马半决赛的两次红土碰撞,蒂姆丢掉了全部九盘。

  与此同时,非常幸运的是,蒂姆在首盘率先被破发的情况下挽救两个盘点最终在抢七中惊险胜出,这一盘耗时73分钟,德约赛后也表示,“第一盘的归属已基本决定了整场比赛的走势。”同样非常幸运的是,正如蒂姆赛后承认的那样,“第二和第三盘我都在他的第一个发球局取得破发”,最终令人吃惊地拿下后两盘15局中的12局,匆匆结束。

  是啊,怎么差成了这样?一个不久前还连续豪夺四大满贯桂冠的顶级球星,统治力滑落得如此迅速,这真的不符合常理。赛后发布会上,有记者询问德约,这场落败更因为身体原因还是精神因素。德约首先分析说:“四个半小时的网球当然不易,但对我和对手似乎并没有太大影响,我们并不是非常疲劳。”自觉“下套”成功的这位记者赶紧追问:“所以更是精神因素喽?”德约微笑应答:“你可以去得出自己的结论。”

  德约上周末在马德里开车时出了一个剐蹭的小事故,对方女司机在看到德约后立即阴转晴笑颜如花,德约仅靠“刷脸”就化解一场矛盾。不过,细心的球迷们注意到,在德约驾驶的车辆上,印有“爱与和平”的字样。很显然,伊马兹的巨大影响仍在。

由于德约身任ATP球员工会主席的要职,而纳达尔与费德勒都表示过对科莫德的支持,这场争夺,无形中被诠释为德约与费纳之间的暗战。英国《每日快报》直接打出了这样的标题,《科莫德出局,德约赢得ATP重要战役,费德勒和纳达尔不会开心》;业内较为权威的美国《网球世界》网站,相关报道的标题也是《德约打败费纳,科莫德结束六年任期》。

  在这些败阵中,蒂姆连破发机会大多都少得可怜。罗马两次破发机会无一成功,ATP总决赛上一次破发机会未能转换,去年法网4次破发机会仅一次成功;哈哈,去年的迈阿密,华丽丽的15次破发机会啊,但蒂姆只抓住了一回。

  一向谦逊的蒂姆赛后表示,他倒也谈不上采用了全新的战术,而只是在直接得分和失误比上做得不错。的确,蒂姆在三盘疯狂打出38次直接得分的情况下将非受迫失误控制在只有28个,反观德约,这两项指标则是倒挂的18和35。德约的一发得分率竟然勉强刚过五成,难怪他保发如此艰难;而最令人吃惊的莫过于,作为纵观历史也能排到顶尖位置的接发球高手,其本场接发球得分率竟然低至34%。

  到底是什么因素,在神秘地影响着德约,将他已经挺立潮头好几年的绝佳状态,明显拖拽下滑?人们不禁猜想——是德约曾经自曝的“私人事务”?是与贝克尔分手后对教练团队效能的影响?亦或是贝克尔不久前透露的德约训练时间不足?还是说,那位神秘的冥想师正带来越来越深重的负面影响——尽管,德约曾经在去年巴黎大师赛否认过伊马兹“冥想师”的身份。

  其实,“爱与和平”这一宗旨本身,又能有什么错呢?不过,德约的身份特殊性在于,他是一位顶尖职业球员,人们并不是担心他对于“爱与和平”理念的崇尚,而是变得心中只有“爱与和平”,而忽略了训练场的苦练和对竞技场残酷的认知。从贝克尔之前对于德约训练量的担忧与质疑中,人们也很容易能够管窥一见。

图片 5

  说到两人之间的交手,当然不得不提不久前罗马大师赛的那场半决赛,德约以一场6比1和6比0的胜利宣告自己的回归,而对于蒂姆来说,这则是在自己最擅长场地类型上一场羞辱性的失利。这其中,当然也有连续出赛以及一天之前刚刚击败纳达尔所遗留下的过度兴奋与不可避免的疲惫,但蒂姆当然也有些沮丧地承认,德约对他而言,是非常不利的“糟糕的对阵”(bad
matchup)。

  图片 6

  图片 7

  不过,话又说回来,作为一位曾经取得过巨大成功的顶尖球星,也只有德约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有他清楚自己是怎么掉下去的,也只有他清楚如何才能够打回去。而无论是球迷甚至媒体,也只能是在外围揣测与分析而已。

纳达尔对科莫德的支持显而易见。就在本次印第安维尔斯大师赛期间,他还重申:“我向来不崇尚过于频繁的变化,ATP主席换人将令巡回赛前进的步伐停滞,新的人选又需要一段时间去学习和适应。我个人认为,克里斯的工作非常出色。”纳达尔还特别指出,在ATP世界杯赛刚刚出台以及ATP总决赛有可能更换地点的大形势下,保持管理层的稳定尤为关键。

  何出此言?“和诺瓦克对战非常艰难,因为他不会给我任何时间,我一点儿也不享受与他的对战,因为他的球风完全与我相克。”蒂姆当时分析说:“他从第一分开始就无情施压——我当然早有预料,但却束手无策。那么,6比1和6比0的比分也就称为很有逻辑性的结果了。”

  但也许,数据道不出的,才是两人之间最鲜明的对比。蒂姆一次次不惜力的跑动和大角度的惊艳攻击,就像他的一身绿装一样,充满着年轻人的勃勃生机。德约手感无法调动,情绪也显得沉闷,他几乎是毫无挣扎地默默地输掉了被送蛋的第三盘。也正应了维兰德赛前的预测:“德约的状态的确已越打越好,但如果他本场无法保持百分之百专注度,很可能输球。”而看台上,阿加西离开巴黎后坐镇球员包厢的佩佩•伊马兹,倒是一脸的云淡风轻、爱与和平,完全让人琢磨不透这个神秘人物的心思。

  在没有伤病因素的情况下,一位顶尖球星即便从巅峰步入下滑,轨迹也通常会是体面、体现甚至是难以觉察的。而对于德约来说,除了过去这三项大满贯赛事,如果再考虑到奥运会的落败、ATP伦敦总决赛的决赛负于穆雷、以及世界第一排名的旁落,他的掉落即便不是断崖式的,也实在是令人震惊的曲线。更何况,德约才只有29岁,放在如今运动黄金期与职业寿命越来越长的男子网坛,仍堪称一个好年龄啊!

  从这个角度来说,无论是挥别整个教练团队,无论如何构建今后的教练团队,无论伊马兹是否还围绕身边,问题的关键点,最终还是要落实到德约个人——他是否能够找到为了重新崛起而做出巨大努力与牺牲的强大动力?此次解除与瓦伊达等三人的合作,至少说明他还在积极寻求改变,以求不破不立,而不想像温水煮青蛙那样继续消沉下去。

就在今年澳网期间,纳达尔还曾披露过,ATP球员工会并未就此要事与他协商,也令人担心ATP球员工会与球员之间的沟通问题。德约事后解释,他去年9月和11月都曾和纳达尔商谈过,而且“沟通是双向的,他们可以随时找ATP球员工会的人来谈。”

  不同球员的球风之间,确实存在相生相克。蒂姆口中的德约不给他足够时间,来自于他自身极大的挥拍幅度,需要相对较长的时间才能完成底线重击;然而,德约轻灵的快节奏打法,并不会慷慨地赠予蒂姆足够的时间来完成跑位与挥拍。再加上蒂姆在红土比赛中站位非常靠后,同时也是作为防守以及赢得足够挥拍时间的手段;但碰到由守转攻、大角度调动以及突然变线能力极强的德约,往往被左右调动得跑动不及。

  去年此时坐拥四大满贯桂冠的“诺瓦克满贯”创造者,仅仅一年过后,四大皆空。这位排名榜上曾创造出令人震撼积分领先优势的顶尖选手,一年之后连世界第二的位置也无法保住。赛后,德约对于草地热身安排以及是否会彻底离开休整一阵,都没有明确的表态。看得出,他自己也很疑惑,他需要认真地思考前路。

  身体的走衰不会如此迅速,更何况,这些年来德约一直是对身体维护得最好的男子球星;技术的走弱也不会如此明显,更何况,德约从来就是技术异常扎实到几乎没有弱点的典范。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也只能揣测——也只可能是头脑和心,出了麻烦吧?

  可以想象,此次在马德里开赛前面对媒体,教练问题成为几乎全场发布会被记者们追击的话题。德约的陈述与之前的声明并无太大不同,对于新教练人选的重要素质,德约表示“要能和我拥有相似的经历,而这样的人本就并不太多。”因此,他再三强调会耐心寻找,不会着急。他也让人们放心,“我并非孤家寡人,背后还有家人与经纪团队。”此次对马德里的备战,也是在二弟与去年十月份开始合作的一位理疗师共同帮助下进行。

相比而言,费德勒的表态较为和缓。虽然之前也曾对科莫德的工作以及为人表达过赞赏,但本次大师赛期间他只是表示:“我说什么并不重要,反正结果已不会改变。这就是政治,这就是当下的网球。我不想介入,尤其不想在这群人面前。”

  同时,德约作为技术全面的典范,发球局保得牢,同时又是接发球能力最强的选手,这便造成蒂姆口中的从第一分开始就承受重压,全场自始至终无法得到喘息之机。

  连续两年打入法网四强,蒂姆让人看到了,未来红土世界可能的样子。他当然不可能获得像纳达尔那样的红土成就——谁又能呢?但在所有年轻一代球员中,蒂姆是最有可能传承下纳达尔红土衣钵的那个人。更何况,他俩还分别是老一代与新一代“翘臀”的代表人物哦!这也许并非只是巧合,要想称霸红土,要想抽拉出邪恶的上旋,良好的后座力,也许是必备条件。

  难道,真的是在成就全满贯之后,陷入了迷茫?失去了动力和方向?假若果真如此,恐怕才最令球迷心生疑惑甚至是失望;更何况,这迷茫已经显然有些过长。“德约科维奇应该好好回去思索一番,他还有多想继续奋斗下去,他还愿意付出多大的牺牲?”在推特上,贝克尔转推了这条帖子。也许,这才是他眼中曾经爱徒的根本问题,至于所谓缺少训练,其实只是内因造成的表象。

  此次与整个教练团队分手,告别瓦伊达尤其令人吃惊。毕竟瓦伊达和德约亲如父兄,一手将德约从一个毛糙小伙子打造为大满贯冠军和世界第一,是整个团队的灵魂与基石。但细究下来,瓦伊达过去这几年其实一直都在渐渐抽离,贝克尔入住后他已更多地隐身幕后。德约此次也解释说,瓦伊达当年退役后,职业角色很快就从球员转为教练,之前又带过赫巴蒂等球员,“他已经在巡回赛不停地旅行了30年,所以他的确有一些厌倦。”

休伊特、瓦林卡、穆雷母亲等多位网坛人士都对科莫德无法连任表达了失望之情,瓦林卡甚至认为ATP董事会中的某些人不该留在里面。这就牵扯到董事会的权力架构了——ATP董事会由7人组成,3位球员代表、3位赛事代表再加上科莫德。正如德约所分析,当球员代表和赛事代表站在各自利益角度战成“抢七”的关键时刻,科莫德的那一票就显得尤为关键。

  毫无疑问,蒂姆此番若想获得胜机,唯一的答案就是——求变。这也正是蒂姆所说的,“和之前几场较量相比,我不得不尝试做出一些改变。”而对于德约来说,他不想因为对蒂姆五战全胜而失去冷静,“这也许能带来一点心理上的优势,但并不会成为主要因素;我确信他会充满斗志地出场,并且努力做出一些特别的事情。”

  罗马大师赛击败纳达尔将带给蒂姆一定的自信,但我们也都清楚,三盘两胜制比赛和五盘三胜制比赛中击败纳达尔的难度不可同日而语。毕竟,纳达尔在五盘三胜制的红土比赛中胜绩是极端可怕的100胜2负。正如蒂姆所说:“在红土场面对状态正佳的纳达尔,这可能是我能想到的最艰难的比赛。”

  是的,在连续28项大满贯赛事打入八强却在过去三项大满贯赛事中的两项都首周出局之后,德约真的应该静下心来好好思索一番未来了——是那种真正拷问内心的审视、自问与深刻的思考,而不是仅仅是,坐在那里,闭上眼,冥想……

  无论如何,尽管众说纷纭,但德约“单飞”后的效果,目前没有人能够看得清,包括德约本人。在没有教练团队的头两项赛事中,在他本月22日的30岁之前的最后两项赛事中,德约在马德里和罗马的背靠背大师赛中能有怎样的表现,将为我们提供一些初步的答案。

ATP的性质原本就是球员和赛事的合股公司,球员当然有权决定自己的领导者。站在德约和ATP球员工会的角度来说,无非是觉得科莫德的立场过于偏向赛事,而没有给到球员足够的支持。

  本次赛事前四轮,蒂姆一盘不失顺利过关。德约则在第三轮与施瓦茨曼意外陷入五盘苦战,与拉莫斯的第四轮争夺中,第一盘也是惊险拿下,好在后两盘完成速扫。赛后他也开玩笑说:“希望安德烈(阿加西)只要看看我后两盘表现就好。”因为其他行程安排,阿加西已离开了巴黎。

  连续击败德约和纳达尔,这样才能打入大满贯的决赛,获得争冠的机会。啊,听上去真的太难——然而,要想赢得大满贯冠军,本来就是极难极难的一件事啊!

在担任ATP主席之前,科莫德的职业出身是英国女王杯赛以及ATP总决赛的管理层,虽然2014上任后他大大提升了巡回赛的总奖金、签下了与阿联酋航空的巨额赞助合约、创立了ATP新生力量总决赛以及ATP世界杯赛,工作成效有目共睹,但就拿赛事奖金来说,虽然得到明显提升,但球员奖金在赛事盈利中的占比仍然只是很低的份额。

  对去年四强选手蒂姆来说,如果想比去年更进一步,很可能意味着他必须连续战胜德约和纳达尔这两位最大的夺冠热门人选,这听上去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对卫冕冠军德约来说,面对蒂姆,是他在半决赛与纳达尔之战之前最后的调校手感的机会。蒂姆与德约之战的重要性,不言自明。

因此,从本质来说,这是一场球员利益与赛事利益之间的角力。一部分球员觉得科莫德已经做得很好了,但另一部分球员则寻求球员更大的话语权。取代一位工作出色的领导者,当然具有一定风险,但也为迎来一位更出色领导者留下了可能的空间。比较遗憾的是,为了避免陷入更大争议,此事的关键人物德约面对媒体不愿多谈,表示作为ATP球员工作主席,有责任为内部信息保密。

  这场比赛将在周二的苏珊·朗哥伦球场举行,菲利普·夏蒂埃球场则将举行纳达尔和布斯塔的西班牙内战。两场男单八强赛前是两场女单八强赛,女单比赛北京时间晚八点开始;所以,男单比赛约在北京时间晚十点。不知不觉间,法网已进入到最重要和精彩的阶段。

站在一位中国媒体人的角度,历经ATP的多任领导人,还是觉得科莫德的前任德拉维特先生是最完美人选——毕竟他ATP亚太区,对中国很有感情,重大决策中能够考虑到亚洲尤其是中国的利益。很可惜,因为绝症,德拉维特英年早逝。科莫德毕竟是欧洲派系的中坚,对于亚洲地区考虑不够深入,尤其是在前任德拉维特的对比下。

图片 8

ATP正处于敏感而关键的时期,英国《卫报》的标题颇有些耸人听闻,《在德约和科莫德的暗战中,网球成为了输家》。这话很可能说得太早了——科莫德的离去到底令网球受损还是获益,还需要下一位继任者和下一个三年来共同检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