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奔斗:红土三连冠的纳达尔 该不该享受罗马假日?

  如果简单粗暴地分类,赢球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想办法让自己打爽了,另一种是用策略让对方打得不爽。

  蒂姆打赢过费德勒,而且还包括在费德勒最擅长的草地,去年的斯图加特。半决赛先失一盘的情况下逆转,赛后被蒂姆称为“职业生涯最快乐的时刻”——尽管,就在那几周之前,他刚刚在罗兰·加洛斯拿到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大满贯四强席位。

  首先,当然是打了“纳达尔硬地不硬论”的脸啊!

  蒙特卡洛大师赛十冠,三周前达成;巴塞罗那站十冠,两周前达成;马德里大师赛第五冠,北京时间今天凌晨达成,纳达尔决赛中7比6和6比4将大师赛首秀的蒂姆击退。接下来的目标,就是本周日的罗马大师赛第八冠,以及四周后的法网十冠啦!

  对于顶尖球星来说,亚军,是最糟的名次——看着决赛对手高举冠军奖杯欢庆胜利,那种倒在终点线之前最后一米生无可恋的滋味,还不如早早被淘汰反倒一了百了。

  无论是纳达尔还是蒂姆,都属于那种自己打舒服了就足以碾压一切的类型,对手想拦也是根本拦不住。不过,法网半决赛大战当前,不约而同,两人都认为,让对方不舒服的重要性,要胜过让自己舒服。

  蒂姆也打败过纳达尔,还是在纳达尔最具统治力的红土场,去年南美泥地赛季的布宜诺斯艾利斯,今年的罗马大师赛,两回,后者还是终结了纳达尔的红土17场连胜。

  正如年初墨尔本,费德勒用一座澳网奖杯实现大满贯第18冠打了已流行好几年的“费德勒退役前再添大满贯也就只能指望温网了”论调的脸一样,纳达尔用在纽约的快速硬地上实现的大满贯第16冠,好好打了那些曾经确信“纳达尔退役前也就只能靠法网再拿大满贯了”的人的脸。清脆悦耳,啪啪啪!

  图片 1

  纳达尔今年已收获了两个亚军,然而,这却是相当令人振奋的消息。想想看,本赛季刚刚开始时,你绝对不会预想到,他能够在澳网赛与阿卡普尔科站打入决赛;不仅仅因为这是两项硬地赛事,而且一站是大满贯,另一站也是集中了六位世界前十的超强ATP500赛。由于本赛季表现稳定出色,在只计算本赛季积分的ATP冠军排名榜上,纳达尔高居第二位,仅次于费德勒。

  回想自己罗马大师赛对蒂姆的败阵,纳达尔反思道:“他的击球极为有力,不会给你太多回球的选择。我必须将球打深,我不得不将他置于不舒服的情境。在罗马我做得不好,反倒是他将我置于不舒服的境地,这是我必须全力避免的。”

  蒂姆还打败过穆雷,就在今年红土赛季的巴塞罗那站,半决赛三盘取胜,令临时申领外卡以求更充分热身的穆雷,未能再得到更多的比赛机会。

  图片 2

  等等!问题是,纳达尔本周应该去争取这个罗马第八冠吗?还是应该静静地享受一次“罗马假日”,以便用满血复原的身体去冲击罗兰·加洛斯?

  算起来,纳达尔的硬地赛冠军荒,已长达三年多之久。因此,能够在赛季迄今两站阵容最强的硬地赛事中连续打入决赛,已经能算是不小的惊喜与进步。纳达尔的上一个硬地赛冠军已要追溯到2014年初的多哈站,其后,他就收获到了一连串的硬地赛亚军——2014澳网决赛负于瓦林卡、迈阿密大师赛决赛负于德约、2015中网决赛再负德约、巴塞尔站决赛输给费德勒、2016多哈站输给德约以及今年澳网决赛负于费德勒和本次墨西哥公开赛不敌奎里。

  而蒂姆战术计划中努力让纳达尔不舒服的方法,就是尽可能地避免让对手在舒服的位置击出凶狠的正手。蒂姆分析说:“他的正手击球,光想靠防守是根本防不住的,我必须努力避免让他在最舒服的位置击打正手。当然,那可是网球历史上最棒的击球之一,我必须从心理上接受,他会在正手位得到一些分数。”

  是的,多米尼克·蒂姆几乎打败过所有巨头球星,但只有一个例外。他已曾五次面对德约科维奇,但五战皆败。

  的确,纳达尔大满贯16冠中有十冠来自罗兰·加洛斯的红土。但另有六冠来自非红土赛事,也是非常牛逼的集藏与组合——三个美网、两个温网、一个澳网。说到这里,豆粉们一定会为纳达尔年初澳网决赛决胜盘领先费德勒后被翻盘而感到万分遗憾,如果那个冠军拿下,不仅将完成美妙的“双圈大满贯”,更将深刻地改变GOAT史上最伟大球员争夺的格局。

  最近这一两周,纳达尔的球迷中已经有一些暗搓搓的呼声,希望纳达尔能够在马德里和罗马中退赛一站;不是不希望自家爱豆去争取更多的锦标,实在是纳达尔职业生涯几次伤病在球迷们心头投下太过深重的阴影。纳达尔马德里夺冠后,美国《纽约时报》名记克里斯托弗·克拉里也发推提出疑问,“这个问题提得也许有理——纳达尔为什么要打罗马站呢?在31岁的年龄,为重大赛事蓄力的做法也许才更聪明。”这说,这不仅只是球迷间的担忧,同样也是国际一流媒体人士正在考虑的话题。

  大满贯决赛输球永远是最虐心的,但从对手档次的意义来说,纳达尔三年来的这七场硬地赛决赛落败,三场来自德约,两场来自费德勒,一场来自瓦林卡,这回阿卡普尔科站决赛3比6和6比7负于奎里尤为可惜。毕竟,在纳达尔的总共103次决赛中,只有区区四场输给了排名20位之外的对手。当然,奎里上周携连续击败戈芬、蒂姆和克耶高斯三位世界前20球员的巨大能量而来,决赛又两盘疯狂发出19记ACE球;但与此同时,纳达尔的站位和打法也显得不够进取,导致全场被动。

  也是神了,红土天王和红土小天王之间迄今的六次争夺,竟然全部发生在红土;此次法网半决赛,更将是两人在今年欧洲红土赛季的第四次交锋——此前的三次,纳达尔在巴塞罗那站和马德里大师赛决赛胜出,但第二场的难度已明显加大;罗马大师赛八强赛,蒂姆以6比4和6比3复仇。

  图片 3

  其次,当然是打了“纳达尔覆灭论”的脸。啪啪啪!

  对于媒体提出的敏感话题,坦诚质朴的纳达尔回答起来从不回避,他如此回应:“如果我不去罗马,并不能保证我在罗兰·加洛斯就一定能有更好的状态;我认为符合逻辑的做法是去往罗马,并且拿出我百分之百的努力。”

  三年前多哈站之后,纳达尔又已增添了八个冠军头衔,令其单打冠军数达到了69个。而在这八个冠军中,除了2015年的斯图加特草地赛之外,其余七个全部来自于红土。少年纳达尔曾经以“红土专家”的面目闯入职业网坛,最终在不懈的自我改造下成为金满贯得主;而随着体能和统治力的下降,红土又再次成为纳达尔最有把握夺冠的自家后院。

  对于蒂姆来说,面对纳达尔就已经够难的了;而更难的是,他还是在上一轮淘汰德约之后面对纳达尔。蒂姆对自身的这个弱点看得非常清楚,虽然他已战胜过所有四巨头球星,但“迄今为止,我总是在击败一位顶尖球员的下一轮,又打得极为糟糕,希望这一次能够有所改善。”

  不仅五战皆败,而且败得几乎没什么胜机。蒂姆拿到的唯一一盘,是在去年ATP伦敦总决赛的小组赛,但在他抢七奋力赢得首盘后,转而又被德约6比0和6比2血洗。另外四场对阵,从2014年上海和2016年迈阿密的两次硬地对战,到去年法网半决赛和今年罗马半决赛的两次红土碰撞,蒂姆丢掉了全部九盘。

  当纳达尔连续十年大满贯夺冠之后连续两年大满贯无冠,当他带着世界第9的排名进入2017年,很多人预言,纳达尔注定将跌入更黑暗的深渊。又有谁能够想到,2017赛季还没有结束,他就取得了这样的成就——法网十冠王、美网第三冠、蒙特卡洛和巴塞罗那第十冠、马德里大师赛第五冠,当然,还有重返排名榜之巅。

  可是,纳达尔去年红土赛季一路征战后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巴黎,最终带着严重受伤的手腕半途伤退,痛苦的回忆人们仍然记忆犹新。不过,纳达尔请大家放心,今年的情况和去年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纳达尔回忆说,去年他的手腕正是在马德里受伤的,他火速赶往巴塞罗那做了检查,医生表示他可以参赛罗马,“但去罗马参赛是一个错误,那是一个糟糕的决定。”

  红土赛季显然也将是纳达尔本赛季的战略重点,两项硬地赛事决赛错失桂冠固然遗憾,却让人们对他在红土赛季的表现更加充满期待——讲真,纳达尔的硬地表现与战绩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好过了,如果他在硬地赛事中都能够获得亚军,红土赛事的冠军,还会远吗?

  如何保持超水平发挥的连续性,是每个年轻球员成长过程中必须面对的难题。蒂姆也说:“这简直就像是一个残酷的玩笑,我的确打败了诺瓦克,接下来就是拉法,即便获胜,决赛还会有另一位顶尖球星等着我。但这就是大满贯,这也是为什么大满贯冠军是如此至高的成就。”

  在这些败阵中,蒂姆连破发机会大多都少得可怜。罗马两次破发机会无一成功,ATP总决赛上一次破发机会未能转换,去年法网4次破发机会仅一次成功;哈哈,去年的迈阿密,华丽丽的15次破发机会啊,但蒂姆只抓住了一回。

  图片 4

  纳达尔继续阐述道:“但现在的情况和决定都完全不同,我没有任何问题,没有任何伤病。”有记者细心地观察到,他在场上走路的样子略显怪异,是不是左腿或左膝有了问题?纳达尔向大家确认:“我走路的样子不太对劲并不意味着我有伤病,我打了很多比赛,我感到有点儿疲惫有点儿酸痛,毕竟我已31岁了,仅此而已。”

  2017年的红土赛季,这位九届蒙特卡洛大师赛得主以及九届巴塞罗那站冠军得主,将全力冲击整数关口的第十冠;另外,他还将冲击罗马大师赛第八冠以及马德里大师赛第五冠。终极目标当然不言而喻——不可思议的法网赛第十冠。以纳达尔本赛季初体现出的复兴状态以及他即将在今年法网迎来31岁生日的年龄,今年的法网,将是他不容错过的绝好机会。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在35岁高龄赢得大满贯冠军;更何况,时光的流逝对于纳达尔的身体更为残酷无情,他更需抓紧时机。

  不过,与罗马站击败纳达尔仅仅24小时之后就必须面对德约并且羞辱性地两盘只得到一局不同,在法网周三的八强赛和周五的半决赛之间,蒂姆将有48小时的准备时间,他上一轮爆冷胜出所激发出的种种情绪,也将有足够的时间来沉淀。

  说到两人之间的交手,当然不得不提不久前罗马大师赛的那场半决赛,德约以一场6比1和6比0的胜利宣告自己的回归,而对于蒂姆来说,这则是在自己最擅长场地类型上一场羞辱性的失利。这其中,当然也有连续出赛以及一天之前刚刚击败纳达尔所遗留下的过度兴奋与不可避免的疲惫,但蒂姆当然也有些沮丧地承认,德约对他而言,是非常不利的“糟糕的对阵”(bad
matchup)。

  这是纳达尔职业生涯第四次单赛季赢得两个或以上大满贯,2010年的三个,2008、2013和2017年各两个。纳达尔的职业生涯虽然被伤病切割得支离破碎,但他的高产期和巅峰期,却又如此频密和久长。

  仔细想想纳达尔的分析,其实很有道理——今年的红土赛季迄今,他就像一架推土机一样连胜15场连获三冠;当状态如此上佳事情进行得如此顺利,主动戛然而止,也许反倒会停出问题,将状态给停没了。更何况,纳达尔还是那种连续参加热身赛才能为大满贯找到满满状态和自信的球员类型;让他莫名刹车退出一站,反而容易打断他的热身节奏和前冲力,更会让他心中没底。

  是啊,说到时光的流逝,说到纳达尔的身体,他在去年法网赛上左腕戴着护具参加宣布退赛新闻发布会的震惊一幕,仍然历历在目。这么多年来,我们早已明白一个道理:当纳达尔身体健康时,一切皆有可能;而当他失去健康时,什么都没有可能。保持健康,将是纳达尔接下来这几个月的第一要务。纳达尔的教练莫亚上周也表示,保持健康,纳达尔还能再打三五年。

  图片 5

  何出此言?“和诺瓦克对战非常艰难,因为他不会给我任何时间,我一点儿也不享受与他的对战,因为他的球风完全与我相克。”蒂姆当时分析说:“他从第一分开始就无情施压——我当然早有预料,但却束手无策。那么,6比1和6比0的比分也就称为很有逻辑性的结果了。”

  再次,也是打了“纳达尔的七伤拳根本撑不到30岁”论调的脸

  退一万步说,即便要退出一项赛事,也应该是马德里站,而不是罗马站,他已错过最好的退赛良机。毕竟,马德里站由于高海拔造成的快球速,场地性质和罗兰·加洛斯存在明显差异,而罗马的场地则和法网是完全同一种类型。另外,假设退出罗马站,也意味着在马德里和法网之间有两周的过长间隔,这也是纳达尔不太能接受的。更何况,马德里站是家乡赛事,父老乡亲的殷殷期待加上赛事和赞助商的看重与倚仗,岂是说退就能退的?

  纳达尔在阿卡普尔科站对大兹维列夫的首轮比赛中,热身后为右膝临时缠上了绷带,一时令人相当担忧,赛后他也表示当时右膝有一些异样的感觉,所以出于预防目的采取了保护措施。好在,赛事后半程他没有再缠绷带,说明膝盖无忧。

  当然,另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不同,就是在三盘两胜制红土赛和五盘三胜制红土赛击败纳达尔难度的天差地别。只需要一个可怕的数据就足以说明,纳达尔在五盘三胜制红土比赛中的职业总战绩是——100胜2负,苍了个天啊!蒂姆也表示:“这是我们过去五六个星期中的第四次交手了,双方没有秘密可言;他正处于绝佳状态,这将是一场你能够想象到的最艰苦的对阵。”

  不同球员的球风之间,确实存在相生相克。蒂姆口中的德约不给他足够时间,来自于他自身极大的挥拍幅度,需要相对较长的时间才能完成底线重击;然而,德约轻灵的快节奏打法,并不会慷慨地赠予蒂姆足够的时间来完成跑位与挥拍。再加上蒂姆在红土比赛中站位非常靠后,同时也是作为防守以及赢得足够挥拍时间的手段;但碰到由守转攻、大角度调动以及突然变线能力极强的德约,往往被左右调动得跑动不及。

  当年纳达尔只有二十岁出头时,就有太多人预言,纳达尔打的是七伤拳,他的身体撑不到30岁就将崩溃,这个“地主家的儿子”将早早挂拍回到马略卡岛安静地当一个小岛渔民,更别提年过三十还想赢得大满贯了!

  图片 6

  而接下来的两项北美硬地ATP1000大师赛,纳达尔若能打破硬地冠军荒固然可喜,但他最重要的任务仍将是避免受伤,将最好的身体留给红土。为此,纳达尔不得不有所取舍,他将放弃四月份西班牙队与塞尔维亚队的戴维斯杯1/4决赛,“我需要有完整的两周时间备战红土,但本轮戴杯赛并不在红土举行,如果参赛,将大大压缩我准备红土赛季的时间。”

  这也将是一场在两位前五轮比赛不失一盘的对手间的直接对话,不仅如此,得益于自身统治性的发挥以及对手退赛等因素,纳达尔五场仅丢22局,创下打入法网半决赛的丢局最少纪录。博格赢得1978年法网时全程只丢了32局,纳达尔能否打破这一纪录?纳达尔回答:“我对此根本无所谓,我关心的只有已打入半决赛,我的目标只是能继续打出最佳水准。我们总能够找到这样那样的纪录,但最终,这些数据并不是最重要的。”

  同时,德约作为技术全面的典范,发球局保得牢,同时又是接发球能力最强的选手,这便造成蒂姆口中的从第一分开始就承受重压,全场自始至终无法得到喘息之机。

  图片 7

  永远舍不得放弃任何一项重要赛事,永远全力应对每一场比赛和每一分争夺,这才是我们熟悉的那个纳达尔,也是他令人感动的精神内核。既然如此,就让他保持自我吧!在马德里夺冠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纳达尔也表示:“这(红土赛季)是每年充满激情的一段时间,我非常享受这些赛事,我要争取赢得所有冠军,我要全力争胜。”

  在纳达尔上周说过的所有话语中,有一句最简单的话,但最鼓舞人心。纳达尔说:“我现在非常享受打网球。”我们应该都知道,当纳达尔享受打网球的时候,说明他身体良好,说明他心态积极,说明他已经做好准备去赢得更多的锦标。尽管冠军荒已达十个月,但决赛后纳达尔坚信:“这样打下去,我定将能赢得冠军。”

  纳达尔今年红土总战绩为22胜1负,那醒目的1负,正来自于蒂姆的神功。不过,在巴黎连续赢得五场轻松的胜利之后,纳达尔重新获得了巨大的前冲力。小威的教练莫拉托鲁就评点:“不认为纳达尔是夺冠热门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他目前的自信值突破天际。德约和穆雷应该早点儿醒来拦住他的,而现在,你已经无法挡住一辆全速行进的火车。”

  毫无疑问,蒂姆此番若想获得胜机,唯一的答案就是——求变。这也正是蒂姆所说的,“和之前几场较量相比,我不得不尝试做出一些改变。”而对于德约来说,他不想因为对蒂姆五战全胜而失去冷静,“这也许能带来一点心理上的优势,但并不会成为主要因素;我确信他会充满斗志地出场,并且努力做出一些特别的事情。”

  然而,这个初秋时节的美网冠军,加上初夏时节的法网冠军,意味着纳达尔在年过30岁之后已赢得两个大满贯桂冠;他的职业生涯,远远没有进入萧瑟的秋冬时节。历史上,能够在30岁之后赢得大满贯桂冠的,罗德·拉沃尔和罗斯维尔两位老前辈各赢得了四个,费德勒已拿到三个,纳达尔则和康纳斯、阿加西与瓦林卡一样拿到了两个。

  稍稍可以放心一些的是,罗马站首轮免赛的纳达尔将会得到几天的休息时间;而在罗马与法网之间,他也将得到一周的调整机会。自从马德里站从欧洲室内赛季搬家到红土赛季以来,纳达尔还从未能够单赛季在蒙特卡洛、巴塞罗那、马德里、罗马和法网打通关;未料,在31岁的年龄,打到半程已过仍然保持着这个希望,不得不说的确不可思议!

  事实上,在澳网决赛后,纳达尔就曾经说过:“我相信,如果我能继续保持这样的水准,美好的事情就一定会发生——可能就发生在硬地,但尤其可能发生在红土。”

  这场半决赛将在北京时间周五晚不早于九点半举行,已退役五年的前法网冠军费雷罗分析说:“如果纳达尔能够赢下这一场,那么决赛其实对他会更容易一些。”这也算是对蒂姆的肯定和褒奖吧!纳达尔在本次法网的赛前发布会上也曾微笑着评点:“蒂姆很有希望在职业生涯成就法网冠军,但我希望不是在今年。”

  本次赛事前四轮,蒂姆一盘不失顺利过关。德约则在第三轮与施瓦茨曼意外陷入五盘苦战,与拉莫斯的第四轮争夺中,第一盘也是惊险拿下,好在后两盘完成速扫。赛后他也开玩笑说:“希望安德烈(阿加西)只要看看我后两盘表现就好。”因为其他行程安排,阿加西已离开了巴黎。

  不可能撑到30岁?啪啪啪!

  这个马德里大师赛第五冠,也是纳达尔的第30个大师赛冠军,追平了德约的大师赛冠军记录。另外,在只计算本赛季积分的ATP冠军排名榜上,纳达尔反超费德勒而位列第一,并且已领先费德勒700分。而在今天公布的ATP最新单打排名榜上,纳达尔也和费德勒互换排名升至第四位;在法网赛前及时获得前四位的排名,也有利于纳达尔在法网赛获得较好的签运。

  美好的事情,会在纳达尔的红土赛季发生吗?不要先说不可能,毕竟,2017很可能注定就会是一个神奇的年份。费德勒已在墨尔本成就了18冠梦想,三个月后的巴黎,纳达尔能否成就法网第十冠的美梦?

  会不会是今年呢?今晚见吧!

  对去年四强选手蒂姆来说,如果想比去年更进一步,很可能意味着他必须连续战胜德约和纳达尔这两位最大的夺冠热门人选,这听上去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对卫冕冠军德约来说,面对蒂姆,是他在半决赛与纳达尔之战之前最后的调校手感的机会。蒂姆与德约之战的重要性,不言自明。

  最后,纳达尔也算和费德勒联手打了新生力量一代的脸

  对于这个话题,纳达尔的看法,还是一如既往地“死心眼儿”,他说:“要想在罗兰·加洛斯夺冠,并不要求你排名第四、第五或是第一,而是要求你有出色的发挥。”

  这场比赛将在周二的苏珊·朗哥伦球场举行,菲利普·夏蒂埃球场则将举行纳达尔和布斯塔的西班牙内战。两场男单八强赛前是两场女单八强赛,女单比赛北京时间晚八点开始;所以,男单比赛约在北京时间晚十点。不知不觉间,法网已进入到最重要和精彩的阶段。

  然而舍不得下手打啊,算了,这回就不“啪啪啪”了。

  拉斐尔·纳达尔,目前正有着极其出色的发挥。本周罗马站,他的六轮对手将有可能会是:首轮免赛、第二轮塞皮、第三轮索克、八强赛蒂姆、半决赛德约、决赛卫冕冠军穆雷。这一次,仍然无人能够阻挡纳达尔吗?

  当德约、瓦林卡和锦织圭提前叫停2017赛季,当穆雷临阵退赛,很多人期待,年轻一代球员终于能够抓住机会大放异彩。卢布列夫打入八强,沙波瓦洛夫令人惊艳,然而,北美硬地大师赛夺冠的兹维列夫和迪米特洛夫令人失望。倒是默默无闻的90后布斯塔乘签表之利打入四强,不过,他也已26岁啦!

  图片 8

  图片 9

  过去51个大满贯,四巨头赢得了其中46冠,太可怕!新生力量,到底还要再等几年才能真正拥有大满贯冲击冠军的力量?

  在2017赛季剩余的时间里,纳达尔还能在如何争取打更多的脸?

  先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ATP年终总决赛。这是纳达尔唯一未能染指的重大锦标,他在这项赛事的总战绩仅为16胜12负,曾两次打入决赛,多次入围但伤退无法参赛。有了健康的身体和美网夺冠的底气,完全可以冲击总决赛首冠。

  再给自己定一个中目标——年终第一。在只计算本赛季积分的ATP冠军争夺战排名榜上,纳达尔的9365分已将费德勒的7505分拉开将近2000分的距离,处于加冕年终第一的绝佳位置。纳达尔此前曾在2008、2010和2013三次登顶年终第一,三次离开年终第一宝座又都能重返年终第一,历史上还从未有人能够做到。

  图片 10

  那么,那个最大的目标呢?费德勒和纳达尔史上第四次包揽四大满贯,却是第一次平分秋色。19对16,差距仍是三个。纳达尔的美网冠军,令GOAT的归属继续保持悬念,并未到盖棺定论之时。纳达尔比费德勒年轻五岁,谁能断言他不会像费德勒那样,打到36岁依然保持着上佳状态呢?

  面对纳达尔,永远不要轻易断言不可能,否则你就要承担被打脸的巨大风险。毕竟,他已经太多次完成了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伴随着他职业生涯这一路打脸的“啪啪”声,就是对他成就与精神的绝佳配乐。

相关文章